金额超过1000亿美元,今年半导体业为何频发并购?

发表时间:2020-11-06 点击:103

今年下半年,半导体领域大型并购案频生。除英伟达宣布以400亿美元收购ARM,SK海力士90亿美元收购英特尔NAND闪存业务之外,关于AMD公司收购全球最大的FPGA独立供应商赛灵思的传言也得到确实。AMD与赛灵思于10月27日达成最终协议,交易总价值达到350亿美元,如果加上7月份发生的ADI公司210亿美元收购美信,仅这四起收购案的交易额就高达1050亿美元。

众所周知,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美贸易摩擦等多方因素共同影响下,各国监管机构对大型半导体并购的审查趋于严格,国际并购的环境并不十分有利,上述四大并购案最终获批的前景不容乐观。企业何以仍然频频发力?大型并购潮的再度来临对半导体产业发展又将有何影响?

今年并购交易额将超过1000亿美元

今年,半导体领域的并购案呈现前抑后扬之势,上半年无论并购数量和交易金额都不高,然而进入下半年,特别是最近一两个月之间却接连出现大型并购案。根据IC Insights的统计,第一季度宣布的半导体并购交易额为18亿美元。由于新冠肺炎在全球范围内加速流行,导致第二季度的并购交易大幅下降,仅为1.65亿美元。然而进入第三季度,在几项大型并购案的加持下,半导体并购却有再掀热潮之势。

1.jpg

图一:2014年-2020年全球半导体并购交易额

10月27日,AMD公司和赛灵思公司联合宣布,他们已经达成最终协议,同意AMD以总价值350亿美元的全股票交易收购赛灵思公司。两家公司的合并将创建业界领先的高性能计算公司。AMD的主要业务集中在个人电脑处理器与游戏机消费市场,亟待在数据中心领域拓展业务,收购赛灵思将有助于AMD在数据中心服务器、5G、自动驾驶等领域的发展。

10月20日,SK海力士宣布与英特尔达成协议,将支付90亿美元收购英特尔NAND闪存及相关存储业务,包括英特尔NAND SSD业务、NAND部件及晶圆业务,以及其在中国大连的NAND闪存制造工厂。通过收购英特尔NAND闪存业务,SK海力士将大大增强在NAND闪存领域的实力,市场排名将仅次于龙头三星。

9月份,在历经多轮谈判之后,英伟达宣布将以400亿美元的价格从软银手中收购全球最大的处理器IP供应商ARM。此次收购被认为是目前为止最大的半导体收购案。此前高通公司未能以440亿美元收购恩智浦。博通公司1210亿美元对高通的恶意收购(后来降至1170亿美元)也被美国政府所阻止。

7月份,全球排名第二的模拟芯片巨头ADI宣布以全股票交易的方式收购另一大摸拟芯片公司美信。据悉,该次收购按照每股0.63美元、总价210亿美元的价格进行收购。收购之后,新公司市值高达680亿美元,成为市场份额仅次于德州仪器的全球第二大模拟芯片巨头。

2020年以来全球半导体领域所发生的并购案数量虽然不多,但涉及金额却相当庞大。根据IC Insights的报告,仅这四起收购案的交易额就高达1050亿美元,使得2020年成为半导体并购历史上的第二大年份。

并购潮或与年初爆发的疫情有关?

早在2015年,全球半导体界曾经掀起一轮并购热潮。根据IC Insights的数据,当年交易额达到1077亿美元,此后受多种因素的制约有降温的趋势,2016年为598亿美元、2017年284亿美元、2018年266亿美元、2019年315亿美元。2020年仅四个大型并购案交易额就高达1050亿美元,如果这四大并购最终都能实现,再加上其他并购交易,总额甚至有可能超过2015年的交易额。

2.jpg

图二:2020年四大半导体并购案示意图

对此,半导体专家莫大康指出,半导体作为基础产业已经上升为许多国家的重要战略,孕育出许多富有技术和创新能力的企业。同时由于全球竞争压力的加大,也使从业企业不得不积极寻求进一步壮大自身实力的举措,同时借助并购,企业可以轻易踏过半导体产业的高门槛,成为不可忽视的发展策略。这些都是推动企业实施并购的重要原因。之所以会在此时出现一个新的并购潮,或与年初爆发的疫情因素有关。今年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了重大冲击,半导体企业也不可避免受到影响。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欧美国家科技股近段时间却在不断创新高。以英伟达为例,2019 年 12 月 31 日美国股市收盘时,英伟达股价为 235.3 美元。到记者截稿时,其股份已上涨到534.4美元,涨幅超100%。这必然会对企业管理层形成更强的业绩压力。而并购正是一个最容易见效的、推升业绩的手段。

Gartner研究副总裁盛陵海认为,这是资本热度推升的结果,股票价格的飙涨为相关企业实施并购创造了条件。本轮公司间的收购大多采取现金加股票的形式进行,英伟达对ARM的收购包括了215亿美元的英伟达股票,以及120亿美元的现金。AMD对赛灵思的并购和ADI对美信的收购更是以全股票交易的方式进行。AMD股东将拥有合并后公司74%的股份;赛灵思的股东将持有24%的股份。

然而目前并不是半导体并购的好机时,受中美贸易摩擦等因素的影响,全球对于半导体行业发展的重视越来越高,各国相关部门均收紧了对并购案的监管审核,尤其是半导体领域。那么,企业为何要在这样一个时点频频发力并购呢?盛陵海认为,并购也是需要讲时机的,如业绩好坏、董事会是否有出售的意向、股东方是否同意出售等,都是需要考虑的因素。尽管当前的外部监管环境不甚理想。“尝试一下总是好的。”盛陵海表示。

中国半导体产业或面临更大挑战

正是由于政府监管收紧,今年发起的几项并购案后续发展并非一路坦途。针对英伟达收购ARM,IC Insights高级市场研究分析师Rob Lineback表示:“由于大型交易的高价值,更多国家之间的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以及贸易摩擦的加剧,大约400亿美元似乎已成为半导体行业可行的收购规模限制。地缘政治环境和贸易战可能会继续限制半导体并购的规模。英伟达与ARM的交易不仅影响了IC行业许多领域的主要参与者,而且似乎也是对当今地缘政治下芯片并购限制的考验。”盛陵海对AMD收购赛灵思的前景也相对谨慎。“如果并购得以达成,市场将没有大型的FPGA独立供应商了。”盛陵海指出。莫大康则相对看好SK海力士对英特尔NAND业务收购案的前景。这一合并双方在技术上具备互补性,将在企业级SSD领域发挥综合效益。

尽管对大型并购案的限制正在增加,但是并购依然是推动行业发展的重要手段,不可能完全停止。盛陵海指出,半导体企业对并购需求不会改变,未来也仍然会有更多并购案的发生。也就是说,半导体产业的集中度仍会进一度增加,大者恒大的趋势不会改变。有可能在未来几年中,前40强的半导体公司的30%到50%将会因并购而消失。

并购潮的出现对中国也将产生重要影响。“产业集中度的进一步增强,因收购而发生的产业格局变化必将对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造成影响,面临更大的挑战。” 莫大康指出。以英伟达收购ARM为例,该项交易将使ARM处于美国的司法管辖之下。从理论上来说,这将导致ARM在芯片行业中失去中立地位。中国有大量芯片企业采用ARM的技术设计授权。

与此同时,中国企业也在积极参与国际并购,物色优质标的,通过投资并购完善自身的产业布局,如雅克科技成功并购LG化学彩色光刻胶业务获批准、江丰电子16.02亿元收购Silverac Stella、晶瑞股份并购载元派尔森等。即便在全球新的贸易形势下,各国政府正在严格审查并购交易。

莫大康指出,当前国内半导体行业底子相对薄弱,行业并购是一个快速发展的重要手段。集邦咨询深圳研究总监、半导体分析师张瑞华认为,目前中国半导体产业在制造及封测领域已形成规模。但设备、零部件及材料等领域尚在起步阶段,因此若能顺利并购国外优质项目,则有助于提升国内产业竞争力,提高国产化率。


中国计算机行业协会(CCIA)

中国计算机行业协会是从事计算机及其相关产品生产制造、科研、开发、应用等企事业单位自愿参加、组织起来的社会团体,拥有注册会员230余家。
深圳、上海、江苏、浙江、河南省计算机行业协会等是中国计算机行业协会地区性的社会团体会员,其注册会员共计有600余家。

中国计算机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28854
Copyright © 2019 CHINA COMPUTER INDUSTRY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